站长力推信誉网投【5717.COM】集团直营★AG女优发牌★万人棋牌★捕鱼爆大奖★注册瓜分百万彩金
【威尼斯人集团◆上市公司】★★顶级信誉★■★每月亿元返利★■★大额无忧★■★返水3.0%无上限★


标题: [五瓣的紫丁香——我真实的性经历][1-24完结][作者:京城笑笑生]
花醉红尘





UID 12497654
精华 0
积分 77130
帖子 28962
阅读权限
注册 2011-3-20
发表于 2024-4-9 11:4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[五瓣的紫丁香——我真实的性经历][1-24完结][作者:京城笑笑生]

[小说名称]:五瓣的紫丁香——我真实的性经历
[文件大小]:119KB
[小说作者]:京城笑笑生
[节选预览]:

(七)

  日上三竿的时候,我睡醒了。玛格丽特早已出门,德朗内夫人正在厨房里洗涮。她看见我,笑了笑问:“我吵醒你了?”不知为什么,我一阵心虚,嗯了一声,低头溜出大门。

  我捱到很晚才回家。德朗内夫人还在厨房里等我。她把那瓶波尔多递给我说:“咱们把酒忘在车上了,礼仪公司今天下午送来的。”我唯唯喏喏地回答:“您拿着好了,反正是给您先生的。”德朗内夫人有点不高兴。“你亲自交给皮埃尔,他会更高兴的。”说罢,把酒放在桌上,起身上楼去了。

  这一天无事。我在恼火,懊悔和担忧中煎熬着。

  第二天也无事。我还在煎熬着。

  第三天上午,天阴沉沉的。我呆呆地站在市中心等有轨电车,车子来了一辆,我没有动,又来了一辆,我还是没有动。暴风骤雨来临了,一道闪电,一个焦雷,就炸响在头顶。我被炸醒了。我开始狂奔起来,冲过大街,穿过小巷,趟过积水,一直奔到家门口。我停下来,想了想,又转身冲进街角的便利店,抱了一捧红玫瑰,奔回来,闯进家门。

  德朗内夫人坐在厨房里,穿着碎花连衣裙,一块旧围巾束在腰间,正擦拭着一口铜锅,见到水淋淋的我,吓了一跳。“你怎么啦?”“让娜,我爱你!”我举起鲜花,跪倒在德朗内夫人的脚下。“好勇敢!好浪漫!我还以为你害怕了呢。”德朗内夫人接过花束,一面嗅着,一面喃喃地说:“可是我不能收下,你应该献给一个年轻的姑娘才对。”“让娜,你就是那个年轻的姑娘!”我捧起德朗内夫人的双腿,亲吻着肉色丝袜裹紧的脚背,先是一只,然后是另一只。“我可怜的小东西。”德朗内夫人有些局促,她腾出一只手,抚弄着我的头发,说:“起来吧,换掉湿衣服,你把我的地板都弄潮了。”“不,让娜,我不要换衣服,我要你!”“可是,我要换衣服呀,你看,我还围着围裙。”德朗内夫人温柔地命令我:“去换掉湿衣服,洗个热水澡,别生病了!”

  等我飞快地洗完澡出来,德朗内夫人已经不在厨房了,我只穿了条内裤,披着浴巾就冲上楼去。

  卧室里静悄悄的,窗子紧闭,纱帘半掩着。德朗内夫人侧坐在床沿,低着头,发髻已经解开,栗色的卷发披散在肩上。她换了件白色的真丝衬衣,扎在黑色的百褶裙里,光滑圆润的腿上是肉色的长丝袜,脚上则是黑色的中跟软皮鞋。浴巾,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。我缓缓地走过去,坐在她的旁边,凝视着她。“还是我当姑娘时候的衣服,样式很过时了。”德朗内夫人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低着头,真丝衬衫下绷紧的双峰一起一伏。过了很久很久,我抱起德朗内夫人,轻轻地放在腿上。我亲吻着德朗内夫人的耳垂,一手搂着女人纤细的腰肢,一手抚过坚挺的乳峰,柔软的小腹,光滑的绸裙,薄薄的丝袜,纤纤的玉足,和软软的鞋面。然后,回转向上,再次抚过圆润的小腿,丰满的大腿,再向上。“让娜,你没有穿内裤?”我轻轻地问。“还要胸罩内裤这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?”德朗内夫人轻轻地回答。她的下身刮得干干净净。我一面揉搓着湿漉漉的阴户,一面温柔地耳语着:“让娜,我要你!”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

  德朗内夫人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,黑色的绸裙卷在腰际,白皙的双腿自然分开。我跪在她的腿间,口干舌燥,硬梆梆,直撅撅。我迫不及待地找寻着,探索着,东突西撞,却不得要领。“让娜,教我,我是第一次。”无声无息,德朗内夫人柔软的手,握住了我的尘根,揉搓着,套弄着。“放松,别紧张,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。”德朗内夫人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回响。我只觉浑身一阵颤栗,那硬梆梆的东西,被引导着分开两片娇嫩的肉唇,陷入无边的滑腻和温湿。天哪,这就是做爱!我搂抱着女人光洁的肩膀,冲撞,抽插,尝试,揣摩;女人则扒住我结实的臀部,迎合,收紧,暗示,疏导。初出的牛犊,笨拙地学习;成熟的妇人,悉心地教诲。“轻一点,往上一点,就这样,别太急。”电闪雷鸣,遮不住粗重的喘息;凄风苦雨,挡不了娇媚的呻吟。问世间,情为何物?

  暴风雨终于过去了,一道彩虹,横跨天际。

  我仰躺着,心里无比轻松,原来,这就是做爱,我既不阳萎,也不早泻。德朗内夫人枕着我结实的胸肌,气息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。“让娜,我做得还行吗?”

  “第一次,做得很不错了,只要年轻,差不了。”德朗内夫人停了停,幽幽地说:“我也是第一次,婚外的第一次。”又停了一会儿,补充道:“也是最后一次。”我知道德朗内夫人很看重家庭,法国女人也不像传说的那样随便,便叉开话题:“让娜,后来,你就没有试着和娘家联系?比如,寄几张孩子的相片?”

  “当然寄了,索菲出生以后就寄了。妈妈让管家把我没带走的衣裳和首饰,还有她自己的几件首饰送过来的。”

  “那么,你就没有回去过?”

  “嗯,这个,我有两个哥哥,他们不太想让我和家里有太多联系?”

  “亲哥哥?为什么?”

  “这个,挺复杂的,我们法国,有些男人,对遗产之类的东西比较敏感。”可怜的女人!我抱紧德朗内夫人。“对不起,让娜,我让你难过了。”

  “没有,没什么,现在这样挺好,我挺满意的,再过几年,孩子们上大学走了,我们就更好了。”德朗内夫人的身体还是滚烫的,她小声吩咐我:“你累吗?帮我把衣服脱下来,又潮又皱,贴在身上不舒服。”

  床下的地板上,一条男式内裤孤零零地躺着。一条黑色的褶裙,一件白色的衬衫,飘落下来。一只黑色的皮鞋,又是一只,抛落在地上。还有,一双肉色的丝袜,也从床沿垂荡下来。

  我跪在德朗内夫人赤裸的身边,用唇舌探索着女人身体的每一个山丘,每一块平野,和每一道沟谷,从上至下,由外及里。“让娜,这里,法语怎么说?”“嗯,乳房。”“那么,这里呢?”“哦,肚脐。嗯,下腹。啊,阴唇,啊,再上一点,啊,阴蒂,嗯,啊!”我再次跪在德朗内夫人的腿间,把她修长的双腿架在肩上,一手撑住自己的身体,一手握着硕大肿胀的下体,塞进娇嫩的肉唇之间。德朗内夫人伸出双手,扒住我的臀部,用力一扳。啵滋一声,我又一次进入了女人的温柔乡。床,不堪重负,吱吱嘎嘎地呻吟起来。我的魂魄离开身体,飘飘悠悠,来到一座草木青翠的山下。我沿着采药人的小路向上攀登,时而,摘一束茂盛的野花,时而,捧一掬清澈的溪水。那顶峰看似不远,可又遥不可及。我努力着,终于感觉劳累了。

  “让娜,还是你来吧!”我直起腰,气喘嘘嘘。“好的,你躺下,放松。”德朗内夫人和我互换了位置,她跨在我身上,套坐下去,双手抓紧铜制的床杠,仰着头,优雅地动作起来。轻重缓急,俯仰屈伸;婉转承欢,错落有致。雪白的臀部,上下起伏;幽暗的下体,张合自如。丰满的乳房,欢快地跳跃;纤细的腰肢,从容地扭动。

  一次次到达高潮的边缘,一次次微微冷却下来。我紧抱德朗内夫人的腰身,迎合着她,熔化着她。山坡上,无边无际的野花,姹紫嫣红;小溪里,蜿蜒曲折的流水,淙淙作响。那顶峰,越来越近。“哦,让娜,你真美丽!”“啊,年轻人,你真强壮!”

  天已经放晴。一缕阳光,透过纱帘,给德朗内夫人蒙上一层光晕。女人白皙圆润的裸体,点缀着颗颗晶莹的汗珠,熠熠闪亮,愈发圣洁。不知从何处,伴随着优雅的小提琴,隐隐约约飘来甜美的歌声:我的歌声,穿过深夜,向你轻轻飞去。

  在这幽静的小树林里,爱人我等着你。

  皎洁月光,照耀大地,树梢在耳语,树梢在耳语。

  没有人来打搅我们,亲爱的别顾虑,亲爱的别顾虑。

  你可听见,夜莺歌唱,她在向你恳请。

  她在用那甜蜜的歌声,述说我的爱情。

  她能懂得我的期望,爱的苦衷,爱的苦衷。

  用那银铃般的声音,感动温柔的心,感动温柔的心。

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顶部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4-6-20 03:40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aya・Board - Archiver - WAP